/images/index_04_04.jpg
历史回顾
历史回顾
当前位置: 首页>>历史回顾>>正文
独领风骚 无私奉献
来源: 日期:2014年12月16日 点击:30次

独领风骚 无私奉献

我的印象中,1984年,西安交大研究生院成立时,首任院长是副校长蒋德明教授兼任的,陈钟颀教授和张文修教授担任副院长。蒋德明教授1956年交通大学本科毕业,同年被苏联专家招收为副博士研究生,90年代担任西安交通大学校长。陈钟颀教授1953年交通大学本科毕业,水平很高,热爱教育事业,据说曾经请他出任国务院学位办主任,他没去,他就要当老师,做学问,他不仅学问做得好,人品好,对学生也好,对年轻人很关心,他的博士研究生何雅玲获得全国优秀博士学位论文奖。张文修教授1964南开大学数学系本科毕业,1967年南开大学信息论研究生毕业,他学的是数学,但是他文章写得很好。我们曾经请张文修老师给研究生开设《数学中的自然辩证法》课。外面的人称张文修老师为才子。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原校长梁昌洪脑子好,比电脑快,他讲张文修老师浑身都是本事。在《学位与研究生教育》杂志上,张文修老师发的文章最多,也是最好的,到现在都无人超越,那些文章不是一般的文章,都是引领学位与研究生教育的,例如:按一级学科培养博士研究生、开展工程硕士教育等,这些方面写了很多文章,国家大政方针都是按这个走的。在我们国家的学位与研究生教育领域,张文修老师可以说是一面旗帜,也使得西安交大在全国起到了引领作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西安交大研究生院和清华大学研究生院每年都会进行联谊活动,双方你来我往,交流经验,增进友谊,好不热络。不是一个档次不可能联谊,没有共同语言也不可能联谊。西安交大研究生院是挺了不起的。

我最近看了一本书《长河回望》,里面有一篇“交大西迁”,还有一篇“彭康之死”,读后感触很深。交通大学西迁是国家的战略决策,是从全国高等教育整体布局上做出的重大决定。交大西迁是迄今为止中国高等教育战略调整最成功的例子。迁校很不容易,浩浩荡荡从上海过来,连理发店、粮店等整个配套都过来,教职工们把在上海的房子卖了过来。西迁时,上海市也是支持的,陕西省更是倾尽全力热烈欢迎,基本实现了整体搬迁。后来国际国内的形势发生了一些变化,毛主席发表《论十大关系》之后,东部沿海地区要发展,于是又出现了交通大学要不要迁回去的问题,上海市委要交大迁回去,陕西省委要交大留下来,官司打到中央,597月,国务院批准,在西安和上海两地分别独立成为西安交通大学和上海交通大学。原交通大学校长彭康同志改任西安交通大学校长。令人痛心的是彭康老校长在文化大革命中被学生打死了。他的死在全国引起轰动。彭康校长为交大西迁做了那么多贡献,没有彭康校长就不可能有交大西迁的成功。回过头来看看,确实需要反思。

陕西人民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爱护西安交大,大家都认为西安交大是领头羊,影响整个中西部。从国家层面上讲,我个人认为西安交大比上海交大分量重,因为影响整个中西部。有一件事可以说明西安交大的重要性,本世纪初,西安交大打算在苏州办分校,陕西省知道后非常反对。如果西安交大在东边办分校,就会动摇整个陕西的高等教育,进而影响整个西部。陕西省派副省长和教育厅厅长到中央去反映。中组部和教育部都没有想到西安交大这么敏感,很快就采取组织措施,把领导班子换了,必须扎根西部。

正因为有西安交大的存在,江泽民、温家宝等党和国家领导人都到西安交大来。国际知名学者到西安交大来,诺贝尔奖获得者也来了。交大西迁近60年来对西安的发展,对陕西的发展,对西部的发展功不可没。西安交大在陕西省,在西部招生还是很多的,毕业生留在陕西了一部分,往西北去的也很多。西安交大是中国高等教育的的一颗明珠,是有道理的。

回过头来想,交大西迁到现在,这个过程很不容易。改革开放以后有一段时间,西安交大的日子很难过,陕西有的学校发生了“开天窗”的事情,学生在教室等着,老师不来上课了,形势特别严重。西安交大对西部稳定特别重要。中央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清华大学原党委书记陈希担任教育部常务副部长时,在谈到西安交大经费下降时讲过,如果不考虑西部地区的经济社会状况,按照985那一套发放经费,还要扣人家的钱,谁在西安交大当校长日子都难过。现在应该深刻认识交大西迁的历史意义。

在学位与研究生教育方面,我待的时间长一点,知道一些情况。我个人观点,西安交大在全国层面是高水平的,在陕西是领头羊。上世纪80年,西安交大招收研究生数量占到全省数量的三分之一左右,1981年,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批准首批博导,全省是56人,其中西安交大18人,约占三分之一。2005年,全省博士生导师人数为1776人,其中西安交大是358人,约占五分之一。当然,西安交大授予学位时,把关很严格。1981年首批博导公布后,当时陕西省学位委员会杨致禄秘书长请西安美院给每位博导创作一幅画,作好裱好送到博导家里,尊重知识分子,由此可见一斑。当时导师看病都要排队,省里请四医大给导师们看病,办理医疗证,享受副军级待遇。走访导师苗永淼时,老先生说孩子在家里待业,安排不了,后来学校出面帮忙,联系好了去告诉他,可惜已经晚了。苗老师意味深长地说,这个事情在学校是个小事,但是对于一个家庭来说可是个大事,看来共产党还是有希望的。

西安交大的老师对学生特别好,对研究生特别爱护,特别关心。有一年评国家重点学科,高校领导人到北京去答辩,这是建国以后高等院校第一次进京赶考。西安交大的王文生书记和蒋德明校长等校领导都去了,住在北京友谊宾馆,大家感到压力很大。据说友谊宾馆建馆以来从来没有住满过,那次住满了。蒋德明校长为了这个答辩放弃了在东京的一个学术会议。碰巧,蒋校长的一个研究生要到日本去,正在北京。蒋校长把他叫过来吃饭,然后让他在宾馆洗澡(那时洗澡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从这件事情也可以看出蒋校长对他的研究生很好。

交大在西迁精神方面可以再挖一下,“爱国爱校,顾全大局,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的交大西迁精神在今天仍然具有进步的意义,并且已经烙印在西安交大学生的骨子里了。

(刘彦彦,李秀兵,翟琦)

孙朝:陕西扶风人,博士,研究员,曾任陕西省人民政府学位委员会秘书长兼陕西省人民政府学位委员会办公室主任。

上一条:工程硕士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的改革与发展

下一条:漫谈研究生教育

关闭



Copyright ©2008 - 2014 西安交通大学校研究生院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xygfb@mail.xjtu.edu.cn 服务热线:029-82665570